茂名自学考试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底部广告位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自考政策」 刚刚就职八个月,乐高又要换CEO了

2020-04-23阅读(

乐高的现任CEO才做了八个月,最近又宣布他们要换新的CEO了。

新CEO为51岁的Niels B. Christiansen,他今年六月刚从专注于基础设施、食品、能源等方面的丹麦工业制造公司丹佛斯(Danfoss)的 CEO 职位卸任,在此之前还担任过建筑业制造商喜利得(Hilti)的副总裁以及听力设备制造公司大北公司(GN Store Nord)的执行副总裁。

在声明中,乐高表示 Christiansen 曾经将丹佛斯从一个传统的工业公司转变为科技业领先者,“他在数字化、全球化、落实公司转型、创造灵活和优秀业绩方面的经验,将会令乐高集团受益。”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在 Christiansen 担任丹佛斯 CEO 期间,公司营收增加了 50%,从亏损发展到利润率 11%。

乐高这几年都在进行各种数字化尝试,比如各种手机 App、紧密结合移动端 App 的可编程玩具 EV3、今年新推出能够让孩子感受基本编程概念的 Lego Boost。显然,乐高现在正打算加快在数字化方面的转型,乐高集团现任主席、前 CEO?Jorgen Vig Knudstorp 表示,新的 CEO 将会寻找所有方面的数字化机会,从采购到制造,到与逐渐向线上转移的消费者和零售商互动。

相比之下,在去年 12 月任命现任 CEO Bali Padda 时,乐高并未提及数字化。Padda 在乐高工作了 14 年,过去负责供应链和组织发展。在声明中,乐高更强调的是他在乐高的丰富经验以及对乐高的了解。

今年三月公布的乐高 2016 年业绩显示,公司营收为 379 亿丹麦克朗(约合 54 亿美元),增长从 2015 年的 25% 放缓至 6%,是九年来最低的年增长。

在这个时候换 CEO,很容易让人产生是否是因为 Padda 担任 CEO 期间乐高业绩不佳的疑问。Knudstorp 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了这种说法,表示乐高在美国市场销售额减少这件事要追溯到他担任 CEO 期间,“关键是,简单来说,我们就是没有让我们继续保持过去那样的高增长的产品了。我们在美国面临的问题是我的错。”

按照 Knudstorp 的说法,换 CEO 完全只是因为年龄,因为 Padda 就任 CEO 时已经 61 岁,他最多只能在这个职位上做几年,所以 Knudstorp 在委任 CEO 后立刻开始寻找下一位继任者,而且 Padda 了解这一点。

Knudstorp?承认更换 CEO 的速度比他想的要快,“找到一个合适的(CEO)要花很长时间,但当 Niels 从丹佛斯离职,我看到全国最好的领导跨国公司的人选,我突然看到了缩短这个过程的机会。”

Christiansen 将会在今年 10 月就开始担任乐高的 CEO,而 Padda 会在卸任后成为乐高集团的特别顾问。

无论如何,如此频繁更换 CEO,总是会对乐高的经营产生影响的。投资服务公司 Hargreaves Lansdown 的分析师 Danny Cox 表示即便是顺利和预先计划好的管理团队变更也是令人不安的,“对团队来说,短期内多次变化将会是更大的挑战,他们需要花时间去适应高层的个性、风格和失业,而这最终会影响到业绩。”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底部广告位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